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农村医保"催缴员":380元的现实重量 | 温哥华财税中心


农村医保"催缴员":380元的现实重量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入户、排名与谈判经验

在广西某乡镇公务员小栗的工作年表中,11月到农历新年前,绝对是“满负荷运转”。


除了要处理大大小小十几种“台账”,她还要参与每年一度城乡居民医保的催缴,跟着工作小组到村里挨家挨户了解缴纳情况。山区里的人家住得分散,路况也不是很好,小组一个周末一般只能跑一两百户。

催缴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绩效排名。小栗说,最开始,他们接到的任务是要求医保缴纳率达到90%,但乡镇之间的排名加剧了竞争,这个数字逐步上涨,95%、99%直到100%。

在陈家豪工作的北方某乡镇,医保缴纳率同样是县里排名的一项。如果镇里缴纳比例排倒数,得罚钱。他说,倒数三名分别罚款2万、1万和5000块,奖励给正数前三名的乡镇,“对于乡镇干部来说,这个工作做不好的话,需要在开会的时候做检讨。”

2016年开始,我国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统一为城乡居民医保,个人缴费标准逐年上涨。截止到2024年,居民医保个人缴费标准已经涨至每人每年380元。对于部分经济困难的农村家庭,参保成为一种隐形的负担。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的参保人数比上年减少2517万人,已连续4年下降。今年3月,国家医保局公开回应居民医保参保情况,认为“退保潮”的说法并不准确,参保人数产生波动可能和清理重复参保数据以及部分居民医保转为职工医保有关。

不管怎样,催缴压力在逐级下沉。陈家豪在乡镇工作3年,感觉医保催缴越来越困难,他所在乡镇的实际缴纳比例也有所降低。他说,每年催缴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原本是村民自愿的事儿,但为了争取名次,“包村儿”干部们要下乡挨个劝说。“客观来讲,其实交医疗保险是一件好事儿,可是村民他不觉得自己会生病,我交这几百块钱,要是用不上不就亏了”。


压力传递到系统末端,有时会导致动作变形。陈家豪说,过去,他所在的乡镇,各村可以自行创建二维码去缴费,缴纳人数清晰可见,现在全省通用一个,各单位之间想排名变得很麻烦,干脆以截图为标准。让村民把缴费记录截屏发给“包村儿”干部,再汇总到镇上的劳保所。“大家就是猛截图,再统计个数”。

为了成绩漂亮,或者少挨点领导的批评,碰上有些实在不愿意缴纳或者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基层干部有时还得帮忙先垫钱。小栗知道的一位同事自掏腰包付了1000多块。


年年催一轮儿,基层干部们在数次“谈判”中总结出一套执行经验。陈家豪每次催缴时,都会先编织几个听起来煞有介事的案例,“吓唬”村民,比如谁家当年没交医保,后来生病了,医疗费的金额相当夸张。

但用过几次之后,他发现这对村民来说效用有限——交钱,对农民来说关乎切实的利益,能打动他们的只能是更直接、可预见的好处,除此之外都是空谈。“他们不会信任你,甚至村支书也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亲属”。

小栗主要采取“迂回战术”:打电话给老人的子女,让子女代缴。跟年轻人讲医保的必要性要相对容易些。实在是遇到一家子都不愿意缴纳的,工作小组也有自己的“话术”,“比如说不缴纳的话可能会影响你们家拿什么补贴。”根据经验,这招借力打力,一般有奇效。

在一些地区,催缴的压力从行政部门分摊给了公立学校的教师。在湖南省一个偏远的山村,秋季开学后,老师们都会收到县里统一发来的《致全县中小学生、幼儿家长的一封信》,需要转达、告知家长们,为孩子及时缴纳医保。

年轻老师小七要一遍遍在家长群里发消息,“请各位家长在本群发送学生医保参保情况,如某某某已参保”。有时候她觉得特别难为情,在那个落后的山村,绝大部分的学生父母外出务工,微信群堆叠着沉寂的头像。平常接孩子的都是老人,他们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村小的孩子们寄宿在学校,每天6点半起床,基本晚上10点半才下晚自习,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身心俱疲”。她很难想象380元之于一个家庭的重量。
点个赞吧!您的鼓励让我们进步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中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